新玄界之门 > 异世无冕邪皇 > 《异世无冕邪皇》第1181章 一冥,百鬼泣
    二人有说有笑在深渊底下奔跑了起来,速度如风、过隙如电,快的那叫一个惊人,人们常说男女搭配、干活不累是【玄界之门】句经典的名言,然而眼下在风绝羽看来,棋逢对手、将遇良才也是【玄界之门】叫人心情振奋。

    赵无敌的身法不及自己飘渺如风,但却似奔雷爬云、雷厉风行,奔行间,二人穿过黑色浓雾、吸着地阴之气,没有受到半点影响,虽然赵无敌的脸上同样被一层淡淡的黑气包裹住,然而他的速度却依旧迅捷,说不得二人现在有些比拼的意思,但是【玄界之门】谁也没把谁落下来,可见二人的实力几乎是【玄界之门】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风绝羽赞叹这赵无敌的身法,更能体会他自身的修为亦是【玄界之门】不弱,照这样看来,恐怕赵无敌和吴不庸是【玄界之门】一个级数说不定。

    怪不得之前他对吴不庸没有好脸色,敢情人家心里压根就没怕过吴不庸。

    风绝羽吃惊,赵无敌则有过之而无不及,他的确喜欢风绝羽的真性情、不做作,但是【玄界之门】在修为上却是【玄界之门】认定这是【玄界之门】一个刚刚突破到旋照的家伙,于是【玄界之门】想借着比拼身法和耐力试探一下风绝羽的底子。

    这一试赵无敌就更加吃惊了,风绝羽时而展现出来的云雾身法、风沙身法皆是【玄界之门】不弱,间或有着灵法的妙用,可是【玄界之门】水与土两种本源神力的出现就让赵无敌惊诧不已了,是【玄界之门】以二人跑来奔去,根本不像是【玄界之门】在寻找线索,反而是【玄界之门】一场耐力比拼。

    数里掠过之后,赵无敌终于忍不住了,问道:“风兄是【玄界之门】自修灵法神力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【玄界之门】,风某不才,昔日得一机缘才自行悟出五行本源神力,修炼至今,方算略有小成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在赵无敌的耳中,可是【玄界之门】如遭雷击,这还略有小成,你要是【玄界之门】中成、大成,还不把老子甩出几重天去了。

    赵无敌啧啧称奇望着风绝羽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:“这种万载难得一遇的机缘也能让你碰到,你的运气真不是【玄界之门】一般的好。”

    风绝羽笑而不语,其实他想说我的运气何止是【玄界之门】好,那是【玄界之门】好的不行了。

    二人在渊底走走停停,搜索着极有可能出现的蛛丝马迹,然而渊底潮湿泥泞,阴风阵阵,荆棘和树枝皆是【玄界之门】被吹的七零八落,地面上、树梢上、洼地里、坡路上皆是【玄界之门】有着不计其数的足印和痕迹,实在很难分辨,哪个才是【玄界之门】那黑影所留。

    要知道此时此刻在渊底的修炼者着实不少,单单是【玄界之门】吴宗派来的人就有上万之多,虽然未必全都下来,可是【玄界之门】人数至少在千余之上,有点本领的基本上都下来寻找线索了,而且渊底时有灵兽出没,就算是【玄界之门】有人留下什么痕迹也都没掩盖了起来,实在很难找到黑影行踪。

    在渊底疯找了一会儿,赵无敌疲惫的停了下来,悲愤道:“该死,真不该让那个家伙逃了。”

    风绝羽沿着一排清晰的足痕蜿蜒而走,走着走着便放弃了,因为前面不知道经历了一场怎样的打斗,出现了人与灵兽的足脚大小若干,估计不久前经历了一战恶斗,留下了至少六人以上的足印,这样一来,他们找到的线索又没有利用价值了。

    恰在这个时候,不远处一道银光激射而来,直奔赵无敌而去,赵无敌正骂骂咧咧的没有头绪,突然杀气逼近,顿时低喝了一声,将手中大刀向上撩起,钪的一声将那银光震开。

    “何方鼠辈,还不快快现身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喊,风绝羽也把目光投了过去,而这时,对面阴暗的角落里,响起了两个截然不同却异口同声的惊异之声。

    “咦?不是【玄界之门】那黑猴。”

    敢情来人把赵无敌当成黑猴子了。

    赵无敌那个气啊,大骂道:“给我出来。”说着便要举刀杀去。

    “别动手,在下浩宇天门欧阳明飞、欧阳明逍。”

    “浩宇天门的人?”

    赵无敌和风绝羽同时就是【玄界之门】一愣,赵无敌快退数步,只见两个人影从阴暗中走出,借着火眼金晴再加上对方点起的火褶子,风绝羽此二人长的有三四分相像,皆是【玄界之门】穿着浩宇天门的服饰,缓步走出之后,其中一个瘦高之人定晴一瞧,认出了赵无敌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【玄界之门】赵前辈,前辈为何也来了三冥桥。”

    看来赵无敌在南境还是【玄界之门】有点名气的,就连浩宇天门的人也认识。

    “欧阳明飞、欧阳明逍,你们怎么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异地相遇,赵无敌颇为惊讶,而更吃惊的是【玄界之门】风绝羽,他脱口而出对赵无敌道:“莫非浩宇天门也遭窃了?”

    阴暗中走出的二人同时一怔,目光转向风绝羽:“你是【玄界之门】何人?”

    赵无敌替风绝羽回答道:“此乃云剑内门长老风绝羽风兄,你等应当叫一声前辈才是【玄界之门】。”

    “风绝羽?”

    二人明显愣住了,随即,那欧阳明飞道:“原来阁下就是【玄界之门】造阳会上一举夺下四枚造阳仙果的风供奉,咦?风供奉不是【玄界之门】神尘峰的供奉吗?何时成为云剑内门长老了。”

    “神尘峰供奉?造阳会?”赵无敌讶然的看了一眼风绝羽,恍然道:“造阳仙会不是【玄界之门】数月前才结束的吗?风兄,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一说,风绝羽笑着点了点头,赵无敌无比郁闷的叹了口气,他这才知道,风绝羽果然没有骗他,人家是【玄界之门】不久之前才突破旋照境的,可是【玄界之门】这短短的时间,人家居然可以跟自己一较高下了,他是【玄界之门】怎么修炼过来的。

    赵无敌觉得自己今天遇到的古怪事实在是【玄界之门】太多了,尤其是【玄界之门】见到风绝羽之后,一个又一个震撼不断的敲击着他的内心,要不是【玄界之门】自己的心脏足够强大,恐怕早就震惊致死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【玄界之门】一个变态,短短几年的功夫从入尘到旋照,旋照突然破月余就能跟南境顶尖高手相提并论,怎么就这么没天理呢?

    赵无敌真想问问上苍,为什么人和人这么不公平,凭什么他修炼的速度这么快啊。

    不过后来赵无敌也想明白了,天才就是【玄界之门】用来让人嫉妒的,在风绝羽面前,什么事都可能发生,还是【玄界之门】见怪不怪的好,要不然,哼哼,光是【玄界之门】被刺激就会吐血的。

    赵无敌不耐烦的摇了摇头,一改话锋道:“风长老问你们话呢?”

    欧阳明飞和欧阳明逍相似一眼,却是【玄界之门】很不情愿,赵无敌不了解个中因由,他们可是【玄界之门】一清二楚,不久前造阳会,风绝羽就是【玄界之门】那个从欧阳明动的手里抢走了最后两枚造阳仙果的家伙,欧阳明动因为此事大为懊恼和愤怒,回去之后闭关进修也不法,然后还大病了一场,惹的满门不平。

    甚至今日也跟着浩宇天门的人来了。

    欧阳明飞和欧阳明逍仅仅有着接近旋虚境的实力,的确应该唤一声前辈,可是【玄界之门】因为有宿怨,二人极是【玄界之门】不情愿,不过赵无敌把话都说出来了,二人总不能一点面子不给,当即二人拱了拱手道:“风前辈。”

    风绝羽摆手,二人这才对赵无知说道:“正如风前辈所言,不久前一神秘人潜入本门,盗去了七星剑,我等奉命一直跟踪到此,赵前辈,这山崖上此时群雄齐聚一堂,莫非各家都遭到了匪人行窃了吗?”

    话已经说开了,赵无敌也没什么好忌讳,当即说道:“哼,连浩宇天门也遭窃,那贼人到是【玄界之门】胆大包天了。”

    风绝羽思量少许道:“赵兄,你觉不觉得此事极为蹊跷?”

    赵无敌看向风绝羽:“风兄莫非想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风绝羽道:“那贼人在同一段时间去到各大洞府、各大山门盗取了珍贵的宝物,倘若真是【玄界之门】为了宝物,为何会留下种种线索,而且这些线索还一同指向了三冥桥?”

    这些话其实每个人都猜测过,但就是【玄界之门】没有人提出来过,然而从风绝羽口中带着颇为可疑的语气道出之后,赵无敌和欧阳家的兄弟同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赵无敌阴沉道:“风兄意指对方有意把我等引至此处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风绝羽道:“种种迹象表明,对方派去各大洞府、天门的高手实力皆是【玄界之门】深不可测,但每每却不会让人觉得无可力敌,我等追寻而来,却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,但却是【玄界之门】让大家在三冥桥聚集,这是【玄界之门】不是【玄界之门】有点太可疑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明飞吸了口凉气,道:“听风前辈的话言之有理啊,我家师叔也曾如此猜测过,是【玄界之门】以现在还在山上未曾下来,我们来的时候,那山顶上已经来了好多人,紫竹林的长孙江雪、盲山杨隐、云松坞的文钧前辈……凡是【玄界之门】南境有头有脸的基本上都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人?”

    风绝羽不约而同的震惊了起来,这些人当中,风绝羽也不是【玄界之门】全都不相识,长孙江雪、杨隐可是【玄界之门】他的老朋友,连他们都来了,看来这次的事件相当的可疑了。

    四人站在渊底疑云重重的思量着,越想越是【玄界之门】觉得可怕,有人居然把大家召集到一起,却不露面,这等诡异之事简直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现在只能一路追查下去,哼,那人手段高明是【玄界之门】高明,虽然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,但是【玄界之门】现在南境群豪齐聚一堂,我到看看,是【玄界之门】何方神圣敢挑战整个南境。”

    赵无敌这话说的确实是【玄界之门】霸气十足,然而还没等风绝羽等人接话,三冥桥下的阴风忽地作大了起来,冥冥中,一声声恶鬼凄厉的哭叫,隐隐的响彻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糟糕,一冥百鬼泣。”
友情链接:无敌超神奶爸  谎话大王  超级无上神帝  努努书坊  牧神记  全球灵潮  笔趣阁小说  大争之世  个性说说  步步生莲  锦衣夜行  花都最强医圣  大魏宫廷  全民领主  步步生莲  杀神白起  九重武神  全职法师  穿越小说  龙组兵王  极限保卫  广东高考网  大王饶命  逆天邪神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