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玄界之门 > 帝道至尊 > 《帝道至尊》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无耻啊无耻
    ?随着血手的到来,很多人也是【玄界之门】走了过来。-<  >-/-<  >-本来帝羽在十个时辰完成百人斩,已经算是【玄界之门】破纪录了。不过就算如此,很多人都是【玄界之门】不会在意他,一个小小的鬼星境罢了。

    可是【玄界之门】现在不同了,帝羽竟然敢当面挑衅血手。这种胆量,就不是【玄界之门】一般人能有的。或许有人会觉得帝羽狂妄,但是【玄界之门】敢在血手面前狂妄的人并不多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真是【玄界之门】找死,如果遇到血手,恐怕他根本就不是【玄界之门】一合之敌!”

    “废话,血手一招就能将他撕成两半,就他那样也能和血手相提并论?”

    “人家十个时辰完成百人斩,你们行吗?你们有什么资格说地狱不行?”

    支持者有之,反对者有之,鄙视者有之,不一而足。当然了,更多的人都是【玄界之门】不相信帝羽是【玄界之门】血手的对手,毕竟血手已经完成了千人斩,打下了赫赫威名。

    “倒是【玄界之门】牙尖嘴利,但你有本事挑战我吗?”

    血手冷笑一声,浑身血气澎湃。浓郁的血腥气向着四周散发,一些境界低的人都是【玄界之门】忍不住远远退开了。仅仅是【玄界之门】这种气息,便是【玄界之门】足够让一些人闻风丧胆。

    “挑战你?你还不配,我等你来挑战我!”

    帝羽淡淡的扫了一眼血手,随后便是【玄界之门】施施然的走下了试炼台。样子接下来是【玄界之门】没有人来挑战他了,先出去走走再说。连续斩杀一百人,他也是【玄界之门】有些疲劳。

    不是【玄界之门】身体上的疲劳,而是【玄界之门】心理上的疲劳。一剑便是【玄界之门】一条人命,这些人当中或许有好人或许有坏人,但都是【玄界之门】人命。可惜现在都被他杀了,以前他只是【玄界之门】杀招惹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现在这些人也是【玄界之门】招惹他了,不过却是【玄界之门】他侮辱别人在前。性质上是【玄界之门】不一样的,斩杀这些人总是【玄界之门】觉得有些怪怪的。所以他需要静一静,考虑一下这样做究竟对不对?

    “混账,混账至极!千万别让你碰到我,否则你会死的很难,我要将你身上的肉一块一块的撕开!”

    残酷的声音从帝羽的背后传来,可惜他根本不在意。对于招惹血手,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。大不了以后一战就是【玄界之门】,现在却是【玄界之门】不适合战斗。如果战败了血手,以后来挑战他的人也就是【玄界之门】少了。

    血手的眼里闪烁着嗜血的光芒,着逐渐远离的帝羽,他的拳头都是【玄界之门】紧紧地握了起来。对于已经完成千人斩的他来说,绝对不允许这么一个新人瞧不起他。

    “真是【玄界之门】没用的东西,要是【玄界之门】我就将他生吞活剥了!”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人屠也是【玄界之门】来到了场中。他张开嘴说话的时候,众人便是【玄界之门】感觉到一阵浓郁的腥臭味。就和血盆大口一样,甚至人屠的嘴里还有一些残留的血肉。

    可以说人屠和血手一个比一个变态,他们本身就嗜杀,这里刚好适合他们。血手丢脸,人屠便是【玄界之门】过来嘲讽,反正人屠根本不害怕血手。

    “人屠,你是【玄界之门】想要跟我一战吗?”

    血手转过身,狠狠地瞪着人屠,今天可真是【玄界之门】倒霉。先是【玄界之门】被一个新人侮辱,后是【玄界之门】被人屠嘲讽,血手都是【玄界之门】愤怒了起来。他额头青筋直跳,血色的头发都快要竖立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【玄界之门】挑战我,我便接战,我早就想吃你的肉了!”

    别人或许惧怕血手,但是【玄界之门】人屠不会。他冷冷的着血手,一双眼睛里充满了贪婪与渴望。就仿佛是【玄界之门】一头狼中了一只羊一般,那是【玄界之门】对食物的渴望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都是【玄界之门】远远地退开了,面对这两个变态,他们可不想自己遭殃。一个喜欢把人活活撕开,另一个更是【玄界之门】喜欢将人生吃了,招惹他们岂不是【玄界之门】头疼无比?

    “哼,以后我们会有一战,等我先撕了那小子再说!”

    血手冷哼一声,随后便是【玄界之门】转身离开了这里。他再也不想呆在这里,作为试炼场中比较出名的存在,今天实在是【玄界之门】太丢人了。他了一眼帝羽,随后便是【玄界之门】压下了心中的仇恨。

    在血手离开之后,人屠不屑的笑了笑,随后也是【玄界之门】离开了。他们两人都走了,其他人自然也是【玄界之门】闪到一边去了,再呆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是【玄界之门】了,这里本来就是【玄界之门】试炼场,来了便是【玄界之门】将生死置之度外。我们都在追求超脱,追求突破,修炼一道犹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强者灭杀弱者,这种残酷的淘汰制下,也会诞生出更强的强者。”

    现在来,这样的战斗极为残酷,但如果能够培养出更加强大的存在,也是【玄界之门】值得的。人族需要强者,如果用一万个武者的性命换取一个大帝出现,那绝对是【玄界之门】值得的。

    乍一,好像大帝比一般人高贵一般,其实不然。天玄大陆并不是【玄界之门】固若金汤,自古以来攻打天玄大陆的也不在少数。就算是【玄界之门】一万个武者也没多大用,但是【玄界之门】一个大帝却可以镇压九天十地。

    那些死在大帝手里的武者并没有白死,正是【玄界之门】他们的死亡,才铸就了大帝的辉煌。一个大帝可以救下千万万的生命,但一万个武者却是【玄界之门】做不到。

    整个天玄大陆都是【玄界之门】如此,各种各样的争斗。但正是【玄界之门】这些争斗才诞生出那些绝世强者,如果天玄大陆一片和谐,那还怎么可能诞生出那些绝世强者?

    只不过血色试炼场更加干脆,争斗更为激烈,动辄就是【玄界之门】死伤。斩杀这些人也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,这是【玄界之门】他们自己选择的路,就算死了也无怨无悔。

    试炼场就是【玄界之门】这么残酷,你不杀死别人,别人就杀死你。这些人死了也就死了,反正不死在帝羽的手里,也会死在别人的手里。不死在别人的手里,也会杀死别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帝羽便是【玄界之门】释然了,没必要为这种事情忧心。他步履坚定的离开了这里,准备出去休整一下。场中的战斗依旧在继续,不分白天和黑夜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战斗,帝羽依旧是【玄界之门】一个模式,一剑杀死一个对手。倒不是【玄界之门】他不懂得藏拙,实在是【玄界之门】鬼星境强者太弱了。他随手挥出一剑,鬼星境强者都是【玄界之门】接不住。

    不过接下来的几天,他斩杀对手的速度就没有那么快了。倒不是【玄界之门】他出手的速度减慢了,而是【玄界之门】挑战他的人越来越少了。现在整个试炼场也是【玄界之门】有了一个传奇,那便是【玄界之门】剑客地狱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眼里,帝羽就是【玄界之门】一个非常厉害的剑客。他的剑非常快,没有任何一个鬼星境强者能够接得下一剑。就算是【玄界之门】一些魔星境强者都是【玄界之门】的一阵心惊肉跳,那一剑实在是【玄界之门】太快了。

    “实在是【玄界之门】太无耻,那个叫地狱的人实在是【玄界之门】没脸没皮。明明是【玄界之门】魔星境强者,非要装作鬼星境强者。怪不得那些人不是【玄界之门】他的对手,鬼星境能是【玄界之门】魔星境的对手吗?”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帝羽的实力等级却是【玄界之门】被挖出来了。他实在是【玄界之门】太突出,被人调查也是【玄界之门】正常。这些试炼者的等级,往往都不是【玄界之门】什么机密。

    只不过星极境强者一旦展开星域,境界便是【玄界之门】一目了然。可是【玄界之门】帝羽偏偏是【玄界之门】个例外,他能够控制本命星辰出来的数量。他每次只用一颗本命星辰,其他人自然以为他是【玄界之门】鬼星境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的是【玄界之门】真的吗?那个地狱是【玄界之门】魔星境强者?”

    这则消息仿佛长了翅膀一般,很快便是【玄界之门】在整个试炼场传开了。本来帝羽的名声已经比较大了,现在这则消息很多人自然是【玄界之门】非常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可是【玄界之门】我见过他只有一颗本命星辰,这个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有人相信,自然也有人质疑。如果帝羽真的是【玄界之门】魔星境强者,那些死在他手下的鬼星境强者恐怕就要吐血了。纯粹是【玄界之门】被坑了,坑的太狠了。

    “我有可能,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有,地狱从来没有挑战过一个鬼星境强者。他都是【玄界之门】讽刺别人,让别人去挑战他。并不是【玄界之门】他不敢挑战,而是【玄界之门】受制于试炼场的规则,不能向低境界的武者挑战!”

    相信的人越来越多,现在帝羽也在试炼场中,自然有很多人都赶了过来。血色试炼场很大,星极境这片区域也是【玄界之门】分成了很多块,让这些星极境的试炼者不停地战斗。

    “一剑西来,天外飞仙!”

    台下的人都是【玄界之门】睁大了眼睛,又是【玄界之门】这一招。这段时间里,帝羽光凭借这一招,已经斩杀了两百九十九人,这个便是【玄界之门】第三百个人。也就是【玄界之门】说,杀了这个人,帝羽便是【玄界之门】完成了三百人斩。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台上的鬼星境强者没有例外,就是【玄界之门】这么倒在了帝羽的剑下。他有至宝防身,现在至宝碎裂帮他挡了一灾,不过他自己明白,他的伤势已经无法治愈,顶多多活几十个呼吸的时间罢了。

    “地狱,我们都知道了你是【玄界之门】魔星境强者了,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?”

    有一个魔星境的试炼者却是【玄界之门】大声喊道,如果帝羽是【玄界之门】魔星境强者,那么他之前的战绩根本算不得什么。一个魔星境强者一招斩杀一个鬼星境强者,很多很多的魔星境强者都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解释?我需要解释什么?我有说过我不是【玄界之门】魔星境强者了吗?”

    在帝羽的身后又是【玄界之门】浮现了一颗本命星辰,两颗本命星辰交相辉映。这一幕让很多人都是【玄界之门】无语了,这主儿耍了所有人,竟然还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着那两颗本命星辰,很多人都是【玄界之门】咬牙切齿。尤其是【玄界之门】正准备上场的一些鬼星境强者,更是【玄界之门】赶紧停下了脚步。台下的众人都是【玄界之门】大骂无耻,见过无耻的,没见过这么无耻的。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台上的那个鬼星境强者却是【玄界之门】双腿一蹬,被活活气死了。想到自己兴冲冲的冲上来和一个魔星境强者决一死战,他就恨不得将帝羽打死,太无耻了!~

    (未完待续阅-<  >-)

    由于本书-<  >-百度关键字排名不稳定,为方便下次阅读,请ctrl+d添加书签喔,谢谢!!
友情链接:伏天氏  第一星座网  吞噬星空  中华康网  全球灵潮  五行天  都市之归去修仙  银行信息港  大宋男儿  中学生阅读网  哲夫当立  99养生网  莽荒纪  就爱读小说  据说娱乐网  修真聊天群  北宋大表哥  逍遥游  星座网  修真聊天群  春野小神医  个性说说  美食供应商  励志故事  玄界之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