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玄界之门 > 玄界之门 > 《玄界之门》第三百四十五章 现成卧底
    猴赛雷絮絮叨叨的训斥着手下,一行人很快路过了石牧二人藏身之处,朝着前方走去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跟上他们。”待几人走出一段距离,石牧传音和钟秀说了一句,两人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侯赛雷一行人很快来到前面一处院落,里面有一栋三层小楼,看起来是【玄界之门】一个人的住处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都回去吧。下一次都长点能耐,别事事都让我亲力亲为,我这么忙,哪有空整天帮你们处理这些事情。”侯赛雷说着,朝几人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是【玄界之门】,护法大人!”

    “大人休息吧,我们明日再来向您请安。”

    几人恭恭敬敬的朝着侯赛雷行了一礼,说了几句问候的话,这才分别散去。

    侯赛雷脸上露出得意笑容,大摇大摆的朝院子里走去,来到小楼前推开大门,走进了高大府邸。

    他来到里屋,伸了个懒腰,在宽大舒服的躺椅上坐了下来,正要给自己泡一壶好茶,好好犒劳一下自己一天的辛劳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眼前一花,身前多出了一高一矮两个人影。

    侯赛雷大惊,身上亮起灰光,正要一跃而起,身体忽的僵住了。

    矮的那个是【玄界之门】个容貌绝美的女子,他并不认识,但那个身材高大魁梧的男子他却是【玄界之门】他认识的。

    “穆前辈,我终于见到您了!当日一别,我便知道以您的神通,定然会安然无恙,这些日子我更是【玄界之门】无时无刻不再为您担心……”侯赛雷呆了一下,立刻扑到了石牧脚下,痛哭流涕的哭诉起来。

    钟秀看了看侯赛雷,又看了看石牧,一双妙目中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此人是【玄界之门】我在东洲大陆收的一个手下,当日乘坐冥月教船队前来西贺大陆的中途和他失散了。”石牧向钟秀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钟秀恍然,不过看到侯赛雷这般神情,微微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侯赛雷伏在石牧脚下,心中却是【玄界之门】兢兢战战,当日在海上虽然有诸般客观情况,但不管怎么说,他都是【玄界之门】对石牧弃之不顾了。

    石牧若是【玄界之门】对此事有何不满,只需心念一动,他便要魂飞魄散了。

    虽然以他对石牧的了解,这种可能性很小,但是【玄界之门】也不能完全排除。

    “穆前辈,当日我是【玄界之门】觉得您肯定能够平安无事,这才没有现身,还请前辈原谅。”侯赛雷见石牧仍没和自己说话,连忙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担心什么,当日那种情况,你就是【玄界之门】现身了也没有用,我并没有怪你,起来吧。”石牧开口说道,在房间的一个椅子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侯赛雷心中松了口气,这才爬起身,在石牧身旁站定。

    “穆前辈,这些时日您到哪里去了?虽然有不少人以为你出事了,但柳副教主却一直在派人到处找你,可一直都没有您的消息。”侯赛雷陪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柳副教主,可是【玄界之门】指柳岸?”石牧问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【玄界之门】。”猴赛雷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成了冥月西教的副教主了?对了,你先和我好好说说,冥月教现在是【玄界之门】什么情况?你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?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“此事就说来话长了。”侯赛雷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,你慢慢说,将你们来到西贺大陆之后,遇到的所有事情都说一遍。”石牧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【玄界之门】,当日我们抵达西贺大陆后……”侯赛雷整理了一下思绪,开始讲述这几年的经历。

    石牧静静听着,手指轻轻在椅柄上敲击。

    钟秀在石牧身旁坐下,同样静静聆听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当日冥月东教抵达西贺大陆后没多久,便被冥月西教得知,冥月西教的教主亲自迎接了柳岸等人。

    据说两人进行了一次长谈,内容自然不是【玄界之门】侯赛雷这个寻常弟子所能够知道。

    随后柳岸便宣布,所有冥月东教弟子并入冥月西教,不过在随后的一年内,这些人包括原本的一些殿主,都被分配到了西贺大陆各地的分坛之中。

    柳岸却被留在了西教总坛,而且被封为了副教主。

    冥月东教虽然只是【玄界之门】残兵败部,但是【玄界之门】毕竟都是【玄界之门】精英弟子,而且人数不少。

    冥月西教各处分坛吸纳了这么多人后,整体势力大增,已渐渐坐实了西贺大陆第三大势力,仅次于蛮族各部的联盟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柳岸竟会走这一步,成为了西贺冥月教的副教主。”石牧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是【玄界之门】的,不过这里的教主并没有给他什么实权。”侯赛雷说道。

    石牧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如今冥月教的形势如何?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呢?现在教内虽说两教合并,东教的人分散各处,但是【玄界之门】形势还是【玄界之门】很微妙,东西两教的人暗地里还是【玄界之门】存在隔阂,互相提防。”侯赛雷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来这里,也是【玄界之门】受到了西教的派遣?”石牧问道。

    “像我这样的人,原本便是【玄界之门】东教的寻常弟子,并非柳岸和那些殿主的亲信,没有受到他们的信任,处境比较尴尬,两边都摸不着,哪里有人理会。说起来,若不是【玄界之门】穆前辈相助,在下恐怕连上船的资格都没有。”侯赛雷苦笑了一声,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你倒是【玄界之门】********了。不过我看你在这里混的还算不错嘛。“石牧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【玄界之门】因为我办事还算利索,颇得此处分坛坛主的欢心,这才混到了一个护法的位置。”侯赛雷说道。

    石牧笑了一下,没有再问什么,沉吟了起来。

    冥月教如今的这般情况和之前自己断断续续打听到的消息相差不多,也在他的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个就先不说,我且问你,今日幽风谷中可有外人来过?领头的是【玄界之门】一个女子,同行的还有一大批物资。”石牧问道,同时将甄姓女子的容貌描述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有的,就在不久前。坛主派遣我和其他两位护法一起将那批物资接到谷中的,据说是【玄界之门】劫掠所得。至于穆前辈说的那位女子,我此前看到她和坛主一起进了大殿,之后就没有见到过了,可能是【玄界之门】已经离开了。”侯赛雷说道。

    石牧和钟秀听闻此话,钟秀脸色稍松,石牧眉头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那个女子已经离开?那些物资如今在哪里?”石牧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错。坛主今日召唤我等过去议事的时候,顺口说了此事。至于那些物资,此刻就停在副殿的仓库之中。”侯赛雷说道。

    石牧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个甄姓女子此举有些出乎他的预料。

    “那批物质是【玄界之门】天吴商会押送,被那个甄姓女子劫掠而去,我们此次潜入幽风谷便是【玄界之门】要将其夺回来。”石牧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侯赛雷脸色微变,连连点头,话锋一转的破口大骂起甄姓女子卑鄙无耻来。

    “穆前辈,你们若是【玄界之门】有什么打算的话,需要尽快下手,幽风谷的另一位地阶副坛主昨日刚好有事离开,现在这里只有坛主一位地阶存在,以前辈和这位……前辈的实力,想要劫走那些物资应该不困难。”侯赛雷凑上前来,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你想办法先带我们去副殿仓库看看再说。”石牧闻言,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此事我实在无能为力,副殿仓库的开启令牌一向由坛主亲自保管,没有令牌谁也无法进入副殿。”侯赛雷有些为难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也没有办法,你带我们去见这里的坛主吧。”石牧神色不变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石大哥。”钟秀握住了石牧的手,脸上有些担忧的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前辈不必担心什么,这里的坛主只是【玄界之门】一名初入月阶的术士,以穆前辈的实力,只要在近身情况绝对可以轻易击败他。”侯赛雷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听到了吧,对我有些信心,再说不是【玄界之门】还有你在吗?”石牧捏了捏钟秀的琼鼻,笑道。

    钟秀脸色微微一红,此刻有外人在场,她面皮又是【玄界之门】极薄,石牧做这种亲昵的举动让她心中是【玄界之门】又羞又喜。

    侯赛雷站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,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。

    “带我们过去吧。”石牧转头对侯赛雷说道。

    侯赛雷答应了一声,带着二人朝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三人来到了一处大殿之外。

    石牧和钟秀此刻都换了一身冥月教弟子服饰,跟在了侯塞雷身后,并收敛了身上大半气息,表现出来的只有先天初期的实力。

    大殿殿门紧闭,门外左右各站了两个灰铠护卫。

    “见过护法大人。”两个灰铠护卫急忙朝着侯赛雷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嗯,坛主此刻可还在里面?”侯赛雷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【玄界之门】的,坛主还在里面修炼。”左侧的青年灰铠护卫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替我进去通报一声,我有要紧之事要拜访坛主。”侯赛雷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【玄界之门】。”青年灰铠护卫见侯赛雷说的严肃,急忙答应了一声,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护法大人,这两位是【玄界之门】?”另一个护卫看向侯赛雷身后的石牧二人,似乎觉得有些面生,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【玄界之门】苍旭城分坛的同门,奉了那里的坛主之命,前来汇报一件大事。此事不是【玄界之门】你一个小小护卫能够过问的,耽误了要事你可承担不起,站到一边去。”侯赛雷板起面孔,有些不耐烦的说道。

    那个护卫唯唯诺诺,退到了一旁,不敢再多问什么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另一个青年灰铠护卫走了出来,朝着侯赛雷行了一礼,说道。

    “护法大人,坛主请您进去。”(未完待续。)
友情链接:大魏宫廷  逆剑狂神  完美世界  情话网  开天录  重生修仙我为王  名人名言  春野小神医  据说娱乐网  社保查询网  玄界之门  超强吸妖器  就爱读小说  健康报网  杀神白起  名人名言  全球高武  步步生莲  我闺女是天师  逍遥游  超级兵王  全本小说网  大魏宫廷  寸芒  花百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