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玄界之门 > 玄界之门 > 《玄界之门》第二百二十七章天虞城
    陆山王朝作为东洲大陆上最为强大的国家,占据了在整个东洲大陆最中央的核心区域,幅员辽阔,下设三十一府一百零八州。

    其都城天虞城,自然也是【玄界之门】整个陆山王朝,乃至整个东洲大陆最繁华的城池。

    整座天虞城占地足有数万里方圆,背山靠水,易守难攻,是【玄界之门】东洲大陆东西交汇的枢纽所在。

    其城墙高二十余丈,通体由一块块长一丈,宽半丈的青色巨石彻成,每一块都犹如钢浇铁铸一般,无法撼动。

    如此雄伟的城墙如同巨龙的身体般,沿着东、西城门向两边沿伸开来,北达连绵万里的三青山脉,南连百余丈宽的琅邪江。

    城墙上,旗帜招展,每隔五十丈,便有一座城楼,数名全副武装的士兵驻守其中,监视着来往的一切,不放过丝毫的风吹草动。

    此时正值朝阳初升,金灿灿的阳光从空中倾泻而下,注进琅邪江的万顷碧波,泛起阵阵粼粼波光。

    宏大雄伟的东城门外,早已排起了两条数里长的人流长龙。

    有挑柴的农夫,有骑马的武者,背着箩筐的工匠,也有坐在马车里的商人……形形色色的各种人都有,嘈杂声响成一片。

    或许是【玄界之门】因为升仙大典之期将近,城门口的盘查也变得愈发严苛,除了守城的兵士外,还有不少身着蓝色八卦道服之人参杂其中,这些士兵对于这些道人言行举止间,恭敬有加。

    这些道人手中持有一面金灿灿的八卦圆镜,一晃之下,就会从中射出一道淡淡金光。

    每一个想要通过城门口的人,不仅要经过士兵的层层盘问检查,还会被这些道人用八卦圆镜中的金光照一遍,才可以准许进城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行十余人,簇拥着一辆豪华马车。从远处的一条官道上行来,并径直从两条排队长龙中间长驱而入,在两侧众人的指指点点和诧异目光中,朝着城门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石牧正身处这一行人的末尾。

    他一边走。一边不住打量着远处壮观的城墙,虽然神色看似平静,但内心却有些震撼了。

    天虞城实在是【玄界之门】太壮观了!

    丰城与之相比,根本就称不上是【玄界之门】城,连小镇都有些勉强。

    彩儿站在其肩头。更是【玄界之门】一副什么都好奇万分的模样,不时东张西望,不过却出人意料的安静。

    其实若非石牧提前警告,威胁其若是【玄界之门】在入城时敢乱说话,会被守城士兵抓走拔毛炖汤当下酒菜,此时指不定要聒噪成什么样了。

    与石牧并肩而行的柳岸,却是【玄界之门】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,脸上隐隐有几分心不在焉之色,似乎在想什么心事。

    就在石牧等人距离城门尚有二十余丈距离时,一个看似普通的瘦高男子被八卦圆镜一照后。立刻被拦了下来,旁边更是【玄界之门】上来几名士兵,不由分说就要动手捉拿。

    “我犯了什么事,你们凭什么要抓我!”瘦高男子一边抵抗,一边大叫道。

    排队的人流中,不少人见状,脸上也纷纷露出诧异之色,石牧同样被之吸引了目光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名看似守城将领模样之人走了出来,对瘦高男子喝道:

    “吵什么!奉仙教之令。只要是【玄界之门】疑似异端之人,一律押****中盘审,若是【玄界之门】核实身份自会放人。原则是【玄界之门】宁可错抓,不能漏过。违抗者就地诛杀!”

    瘦高男子闻言,顿时吓得面露土色,不敢再做丝毫抵抗,被两名士兵带了下去。

    石牧并不知道对方口中的异端究竟指什么,不过却多看了那名守城将领一眼,此人气息强大。俨然是【玄界之门】一名先天初期的强者。

    要知道,先天武者在大齐国,可是【玄界之门】被尊为护国武者,哪一个不是【玄界之门】高高在上的存在,而在这陆山王朝的都城天虞城,一名守城将领却都有着先天修为。

    两相比较之下,高下立见。

    很快,石牧等一行人距离城门口,已不足十丈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,缘何不从两侧排队!”一名守门士兵见状,伸手一指车队方向,大声呵斥道。

    周围几名士兵和道服之人见状正要上前,一直行走在马车一侧的威严中年男子,却主动迎了上去,并从怀中掏出一块巴掌大小的金色令牌,遥遥的朝着那名守城将领举起。

    那名守城将领目光一扫那面金色令牌,蓦然面色大变,匆匆分开两边的士兵,大踏步上前,朝威严中年人拱手道:

    “原来是【玄界之门】尊使大人,快放行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守门的士兵和与那些道袍之人脸色一变,连忙让开道路。

    很快豪华马车就在旁人的瞩目下,直接通过了城门,石牧等人自然也随行而入,没有受到丝毫盘问检查。

    一进入城门,首先映入眼中的,就是【玄界之门】一条足以容纳十马并行的宽阔青石大道,前方不远处是【玄界之门】个十字路口,通向三个方向,路口处人流如梭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柳岸直接向马车旁的中年人走了过去,朝其抱拳一礼道:

    “陆兄,既然车队已平安抵达天虞,在下还有些其他事,就先行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“柳义士,若是【玄界之门】不急的话,不如一同随我入府稍事休憩如何?在下在天虞城还有几分薄面,如有什么难事,或许也能帮衬一二。”威严中年男子出言挽留道。

    “陆兄客气了,在下确有要事在身,实在不便多留。”柳岸微笑道。

    威严中年人见柳岸去意甚坚,也不挽留,直接从怀中拿出一个锦囊递给了柳岸。

    柳岸收下后,转身跟石牧打了个招呼,就迅速融入来往人流,很快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。

    接下来,石牧也上前向威严中年人辞行,对方自然也是【玄界之门】一番挽留,见石牧执意要走,同样给付了报酬。

    石牧接过锦囊,目光稍稍一扫,里面是【玄界之门】一枚银光灿灿的中阶灵符和十块初阶灵石,心中不由一喜

    这银色符箓赫然就是【玄界之门】当初勇士之门禁地,火舞公主危急关头所给的瞬移符。

    他将锦囊放入尘渺戒中,就随便向右侧一条街道行去,而豪华马车也随后在其余人的簇拥下,继续朝着前方街道驰去。

    石牧漫步在街头,打量起了这座东洲大陆上最繁华的城市。

    城内到处都是【玄界之门】人头攒动,其中有不少锦衣华服者,豪华马车和满载货物的车队往来如织,贩夫走卒,引车卖浆的下里巴人,更是【玄界之门】沿街随处可见。

    街道两边是【玄界之门】一排排高矮不一的建筑,各种店铺林立,旗幡一眼看不到头,一大早就纷纷开张,开始招揽顾客。

    更让石牧震憾的是【玄界之门】,远远就可以看到,城内有不少五六层,甚至七八层高的大型建筑,甚至还能遥遥看到城西有一座高达百丈的小山,山顶处云雾缭绕,隐约可见一座座规模恢宏的宫殿群分布其上。

    三四层高的建筑,在一般城池中已算是【玄界之门】高大,而在这里却是【玄界之门】稀松平常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石牧忍不住想起了自离开蛮荒,这一路上沿途所见到的景象。

    随处可见的荒瘠土地,人烟稀少的村镇,本该灵气浓郁的山脉变得死寂沉沉,植被凋零,如同临山镇般的小镇,更是【玄界之门】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【玄界之门】,有多村镇外有大片的坟茔,甚至还有不少曝尸荒野的****骸骨。

    那种种的一切,与这里的繁华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“石头,我们去那个翠香楼吃饭吧,彩儿快饿死了!”就在此时,鹦鹉彩儿蓦然在耳畔响起。

    它正用翅膀指着不远处一座华丽的酒楼,两眼放光。

    “若我没记错的话,你进城前就吃过不少东西了吧,等中午再说。”石牧没有理会彩儿。

    “哼,小气!”彩儿一拍翅膀,气哼哼的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石牧也不以为意,收起心思,开始在一间间客栈、商铺等地进进出出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鹦鹉就飞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石头,那边有人在表演杂耍,好刺激,我们去看看吧!”鹦鹉一边在石牧头顶盘旋,一边哇哇叫道。

    “石头,那边似乎有人在卖宝石,那些宝石好漂亮啊!”

    “还有那里,石头快看,那是【玄界之门】什么东西,似乎很好玩的样子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鹦鹉彩儿几乎一刻未停的唠叨声中,石牧终于结束了在天虞城的第一天行程。

    在天色尽暗之前,他随意找了一处客栈,租下了一处独立小院,暂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从今天打探到的消息来看,西门雪这样来参加升仙大典的各宗弟子,应该是【玄界之门】被安排在分布城中各处的一些驿馆之中。

    据说,这些驿馆是【玄界之门】由陆山王朝为此次升仙大典,专门设立的。

    由于天虞城实在是【玄界之门】太大,此类驿馆又多,如此情况下,要找一个人,犹如大海捞针一般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距离魔阳大典召开,还有大约七个多月时间,而从天虞城赶回大秦国天魔宗,只要三四个月就足够了,时间上还算充裕。

    此外,今天他还从一些商铺掌柜口中得知,升仙拍卖会的确切开始时间,就在一个多月后,且此次大会上,还会有品级不低的妖猿精血出售。

    这对于大力魔猿脱胎决卡在五层的石牧而言,无疑是【玄界之门】一个大喜讯。

    所以他打算边等拍卖会开始,边打听西门雪的踪迹。(未完待续。)
友情链接:九重武神  超级无上神帝  谎话大王  圣龙图腾  美食供应商  修真聊天群  龙组兵王  经典古诗词  中华康网  民国谍影  论文大全网  飞剑问道  逍遥游  天天美食  都市之神级宗师  诡秘之主  健康报网  锦衣夜行  极限保卫  都市医圣妙厨  牧神记  重活一次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从全球高武开始  伏天氏